任长风不置可否,阴笑道:“你猜我敢不敢?”

  虽然关召羽从任长风的脸上读出了狡诈,十成有八成可以断定对方是在诈自己。但他不敢拿义父陈天河的遗体冒险,虽然只有发生那种情况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不一会儿,他的脑门和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知他正陷入激烈的思考中,任长风没有忘了继续补刀:“我不是东哥,东哥会干的事我会干,东哥不会干的事我也会干。如果你不相信,咱们可以试一试。不过,我提醒你,只要战端一开,你杀不杀的了我还另说,但陈天河的尸体肯定是保不住了。”

  “啪嗒啪嗒”,两行汗水顺着关召羽的脑门和脸颊滑落,最后跌落在地上。

  见他许久没有作答,关召羽身边的随从轻声说道:“关大哥,任长风这是在耍诈,他在诈我们呢。”

  “放他们走。”

  “关大哥?”

  “我知道他是在吓唬我,不过我不能拿义父的遗体冒险。”这句话,关召羽既是对身边的众位兄弟说的,又是对任长风说的。本来,任长风对关召羽没有什么好感,现在见对方说出这些话,不禁对关召羽刮目相看起来。此人的忠义,恐怕真的不下于他的祖宗关羽。好小子,我喜欢。

  任长风脸上的笑容加深,继续说道:“大丈夫一诺千金,记着你已经输掉了五场了。”

  关召羽脸色阴冷的可怕,他紧紧地攥住拳头,沉声说道:“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任长风耸耸肩,不以为然:“本来,我还打算和你个人打一场‘友谊赛’,现在看来,已经没必要了。兄弟们,走。”

  关召羽没有发令,盛天帮帮众哪里敢让他们离开。周围众人没有动,依然把任长风的去路封死。任长风皱了皱眉头,强行拨开一条通道。他的力道奇大,数人被他拨弄的差点摔倒。一时间,众打手怨声载道,喊打喊杀声此起彼伏。

  “关大哥?”

  关召羽目光寒冷:“放他们走。”

  众人虽然心有不甘,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任长风一众离开。

  走出几十步后,任长风突然想起什么事没有办。他一拍大腿,去而复还:“哦,对了,有一样东西忘了给你了。”

  他冲身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一台数码相机。任长风:“好好欣赏欣赏吧,很精彩的。”

  在几百双火辣辣眼睛的注视下,任长风等人扬长而去,最后消失在视野之中。

  关召羽拿着数码相机,看了看里面的几十张照片。越看,他的火气越大。最后,甚至气到把数码相机狠狠地砸成了碎片。

  冷眼扫了一下站在原地不动的六名女杀手,一甩袖子:“谢文东到底是怎么把你们抓到的?”

  六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开口。

  关召羽心里很不满,震声一喝:“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被他这么一吓,六女这才颤颤巍巍地把谢文东如何设n计,又是如何抓住她们,羞辱她们的,巨细无遗地说了出来。

  她们受辱,就相当于关召羽受辱。关召羽气得浑身哆嗦,将“青月”刀狠狠扔在了地上:“谢文东,我势必杀你。通知全部的干部,办公室议事。”

  .......

  半个多小时后,二十余名盛天帮骨干齐聚总部办公室。

  当听到关召羽说,“n计”已经失败后,众人哗然一片。一个雷公嘴的大汉站了起来:“羽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召羽闷声抽着烟,没有立刻回答。那名侥幸从骷髅使者的手里逃出的金牌打手干咳一声:“我们上了那些个情报贩子的当,谢文东根本不是好色如命。我们派过去的杀手连谢文东的毛也没碰到,就被全部抓住了。唉,我早就说过,谢文东不是那么好杀的......”

  不等金牌打手说完,雷公嘴大汉便白了金牌打手一眼:“吃里扒外的东西,老子真的很好奇,谢文东到底给你什么好处,让你处处帮他说话。你难道忘了陈老帮主是怎么死的吗?”

  他的嗓门特别大,和李爽是半斤对八两。

  提到陈天河,那名金牌打手是有口难言。他已经无数次声明,陈天河是被幽灵猛虎帮杀死的,老帮主临终前还把盛天帮帮主的位置,交给了谢文东。可是,帮内大部分帮众都知道老帮主的接班人是“小关羽”,他谢文东一个外人,有何德何能可以接管盛天帮。

  再加上,光凭他们的片言只辞,是很难让人相信的。这个雷公嘴的大汉是关召羽的心腹,膀大腰圆,一脸的络腮胡,眨眼看去有点像关羽的结拜弟弟“张飞”。因为道上人管“关召羽”叫“小关羽”,他也得了个“小张飞”的诨号。

  “小张飞”本来的名字叫张金波,后来得了“小张飞”这个诨号后,索性直接改成了“张飞。”兵器也由刚开始的钢管,变成了如“丈八蛇矛”样子差不多的兵器“长矛”,江湖人唤作“小丈八蛇矛”。

  这一关一张,日后是否会像关羽张飞一样扬名世界,还未见可知。

  但是,冥冥中似乎早有注定。他们,就要遇到生命中的“刘备”了。

  金牌打手在盛天帮的地位并不低,但和“小张飞”张金波之间还是有些距离。不管是说还是打,他都不是后者的对手,见“小张飞”说话如此“跋扈”,他也只能忍气吞声,悻悻道:“我对帮主对社团的忠心苍天可鉴别,好好好,你爱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懒得跟你争辩。”他甩了下袖子,带着怨气坐回到椅子上。

  然而,小张飞似乎是吃定了这名金牌打手。他把失败的怒气,转而发到后者的身上。只听他扯着大嗓门,聒噪道:“心虚了是不是,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把你干的事全部说出来。我保证,绝对不伤害你的家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金牌打手一听这话,又坐不住了。他豁地站起来:“姓张的,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要是有证据我出卖了社团,出卖了大哥,就把它拿出来。如果没有证据,就给我闭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最新章节,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好看的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