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小农秀 第八十七章 只要真相,不择方法

小说:萌女小农秀 作者:胡蔓武战 更新时间:2019-07-03 19:41:33 源网站:好看的小说
  武战本想着,能让苏离九放了胡蔓自由就好,可苏离九却好像更想让刘氏认罪伏法,没有证据,死不承认,能有什么办法治她的罪?

  知道了他们的住处,说着要去找人,也没去,只让武战回去休息,明日按时来县衙就可,武战想不通苏离九到底玩儿什么把戏。

  客栈,夜里,刘金运夫妻已经睡下,完全不知道,就在他们的旁边,住的就是苏离九,他的桌上摆着几道小菜,一壶热酒,嘴里还喃喃自语:“这酒菜,的确是差得远。”

  旁边的随从一身黑衣,看着自家主子不紧不慢的样儿,看了好几次天色,才道:“公子,夜已经深了。”

  苏离九将酒杯放下:“嗯,去吧!”

  那随从一点头,出了房门,只用只用一个细长的铁钩伸进旁边客房的门,鼓捣了两下,里面的门栓就开了,他左右看了看,轻盈的闪身进了门。

  看着床上毫无动静的两人,随从走过去,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里面是面粉一般的东西,他就在两人头顶上飘飘扬扬的撒了下去。

  等了一小会儿,约摸着迷药已经起了效,随从屈指在床柱上敲了敲,两人毫无反应,他这才点上油灯,看着椅子上挂着的衣服,刘氏穿的是一件深红色棉麻粗布料的衣服,他就在后肩处不太容易注意的位置,用自己的指甲抠破一个洞,再抽出两根红线,按原样放了回去。

  约莫了一下衣服破的地方,随从走到床边,看着刘氏,闭了闭眼:“罪过罪过,冒犯了。”说着小心掀起一点点被子,只露出肩膀,在她的右肩处,用那铁钩的一头,使了点劲儿,划出一个口子,见了血,但是伤口不大,只起了皮,大约明天早上醒来,也不会感觉有多疼。

  这些做完后,随从才熄了灯,将门从里面插好,开了窗户,站在外面很窄的窗台上将窗户合上,一个纵身,轻巧的从二楼跳了下去。

  然后光明正大的又从客栈正门进去,回到了苏离九的房间,随从将衣服线头递给苏离九:“公子。”

  苏离九接过来,小心的装起来:“嗯,做得好,明天一早去塞进齐强的指甲缝儿里。”

  随从疑惑:“公子,这样真的行吗?万一那刘氏真是冤枉的呢?”

  苏离九斜睨他一眼:“本少什么时候看错过人?而且…若是她干的,明天就让她现原形,若不是她,这些小计俩也对她没什么影响。”

  随从动了动嘴唇:“属下就是觉得…这么有点不够光明。”

  “嘶……”苏离九语气上挑:“本少是对你太好了是吧?不光明?那你告诉本少,若她就是杀人的呢?那替她坐牢的那个女人屈不屈?跟了本少这么久,还这么死板!本少审案,只管真相,不择方法!”

  随从不敢再问:“是,公子早点休息,属下告退。”

  第二天升堂的时候,来县衙的还有于书言,他与武战站在一起,他也是昨天才了解了事情始末,无由来的,他信胡蔓没杀人,刘氏那人,平时在村里人缘儿也不好,为人刻薄奸诈,要说是她会杀人,还可信些。

  还没升堂,忽然几个衙役抬着一个架子,上面躺着一个人,蒙着白布,想必就是齐强的尸体了,于书言一挑眉,这是做什么?

  很快刘金运夫妻也来了,一看这架势,刘氏脸色一下变白,忙躲到刘金运的后面,刘金运只当她是害怕死人,安慰她:“没事的。”

  她的声音有些干:“不是就宣判一下吗?为什么今天要抬出尸体?”

  刘金运还没说话,县令和苏离九已经出来了,胡蔓被带上来,一眼看见尸体,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县令本想判一下也就是了,可刚才苏离九交代了,重新验尸,他不知道是何意,也只能传来仵作:“来,重验。”

  仵作不敢违背,揭开白布,刘氏一看齐强的模样,吓得惊呼一声,尸体已经放了三天,这样的天气,已经有些臭味了,而且眼窝深陷,嘴唇发黑,整个人又阴森又骇人,她多一眼都不敢看。

  仵作还是按照自己的方法,一一验过,待看到手的时候,忽然一愣,小心的用镊子,从他的指甲缝里,夹出个线头……

  怎么会?他自己也震惊的看向县令:“大人,属下当日验的清清楚楚,可没……”

  话音还未落,苏离九以扇遮口,轻咳了两声,仵作下意识看过来,看清他眼里的警告时,心里猛的一震,一下明白了,难怪这位钦差非要重新验尸!原来是做了手脚!

  他当日验的很仔细,不可能这么明显的线索被忽略,再说,齐强是先被打晕的,再被捂的时候,不能呼吸,只会全身痉挛,不会反抗,当时他看的时候,齐强双手是握拳的,根本不会是抓人的样子!

  难道这钦差,竟自己伪造证据,要颠倒黑白?

  苏离九看他傻愣愣的不说话,有些恼他的呆滞,缓缓开口道:“拿来给本少看看!”

  仵作将东西放在小盘中呈过去,苏离九样似很认真的看了看:“这线头,是不是死者临死挣扎,将凶手身上的衣服挠烂了?”

  仵作不敢说话,他实在不想违背自己的心,可对方是京城来的厉害人,他就算说,也改变不了什么,倒是县令也过来看了看:“你怎么验尸的?这么重要的线索居然都遗漏了?!”

  仵作低着头,真是比窦娥还冤,忽然县令看向刘氏,再看看这团线,狐疑着开口:“这颜色,倒是跟刘氏的衣服很是相像。”

  胡蔓三人完全无法插话,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尤其是胡蔓,她当天跟着看过尸体,很明白这东西是没有的,难道是武战?胡蔓看向武战,眼里带着询问。

  武战一摇头,眼神扫过苏离九,微一挑眉,不用说,绝对是苏离九的杰作了。

  “什么?”刘氏顾不得害怕,凑过来仔细看,确实与自己衣服颜色一样,可……他当时没抓自己啊!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

  刘氏忙辩解:“大人,不可能,怎么会跟民妇有关系呢?”

  刘氏背对着几人,武战看过去,率先开口:“那你衣服上怎么也凑巧破了呢?”

  刘金运这才注意到,一指她的衣服:“你衣服怎么烂了?”

  “不可能!”刘氏心砰砰的加快速度:“哪里?”

  因为就在肩膀处不远,刘金运揪起来扯到肩膀处让她看:“什么时候烂的?我都没看到。”

  “这,一直好好的呢!大人,也许是不知在什么地方划破的,绝对不可能跟齐强有关系的!”

  “指甲上…还有点血迹。”仵作闷闷道。难道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苏离九还真准备好了:“血迹?难道他还将凶手抓伤了?”

  衣服破的地方……刘氏今早隐约觉得那里有点儿疼呢!以为硌着了,没太在意,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不会的!怎么可能?怎么那么巧?他指甲里发现了线头,自己的衣服就破了?他指甲上有血迹,自己那里就伤到了?

  可他当时分明没伤到自己!刘氏不傻,她虽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的!

  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人,民妇冤枉啊!一定是有人陷害我的!怎么之前没有的东西,忽然就有了,民妇这衣服穿很多天了,哪里有什么破洞,这突然就出现了,分明是有人故意栽赃民妇啊!”

  县令摆摆手:“叫个侍女过来,给她检查一下后背身体有没有伤?”

  县衙有做菜的,衙役去带过来,让刘氏去屏风后检查,半晌侍女出来回:“大人,她后肩处有大概半指长的口子,破了皮。”

  刘氏脸色苍白的跪着:“大人,民妇冤枉!这是有人故意的,民妇之前都好好的,今天一早才有的这伤痕。”

  县令坐回位置:“你是说,有人伤了你,你还没察觉,不知道是谁?”

  刘氏猛地点头,县令啪的一拍惊堂木,呵斥道:“你是在戏弄本官吗?!”

  “大人!民妇没有!”刘氏砰砰的磕头:“这是真的,不知道是他们怎么做的,民妇真的不知情啊!”

  县令冷哼一声:“看来胡蔓所言非虚了,齐强果真是你杀的!”

  “大人!大人冤枉!”刘氏痛哭流涕,一边去拽刘金运的裤腿:“老头子,你快说句话呀!我的衣服之前还没破是不是?身上也没什么伤是不是?”

  这点刘金运确实可以作证:“大人,草民确实没见过,是今早才有的。”

  苏离九不耐烦的开口:“查案最讲究的是证据,证据在了,罪就能定,若罪犯都死不承认就是无辜,那也就没什么罪犯了!”

  县令点点头:“现在你是最大嫌疑人了,还不快从实招来!”

  刘氏心里吓的快慌死了,不是都定胡蔓了吗?到底怎么回事?伤口在怎么来的?怎么就突然变自己了?

  看刘氏不说话,苏离九用扇子敲了敲桌子:“张大人,犯人不老实,你就没招了?”

  县令忙道:“来人,上拶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女小农秀,萌女小农秀最新章节,萌女小农秀 好看的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