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来的妖后不听话 第114章 杨敏的恶计二

小说:抢来的妖后不听话 作者:宋宁,凌萧逸 更新时间:2019-09-06 01:14:22 源网站:Fen小说网
  白云启的身子在此时微微的一动,显然是发觉了两人之间的互动,一直淡漠的脸上却多出了一抹担忧,毕竟这里是南宫景的地盘,而他因为没有预料到原本看着十分和善的南宫景,居然会在三个月后出现这样的转变,过少的准备而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南宫景却没有关注女子不正常的反应,而是眼神猛地一转,微眯着双眼看着站在一旁准备看戏的杨敏,抬步向前,注视着杨敏,可开口说的话却是冲着女子而去:“哦?依你的意思,朕应该将嘉宁郡主送回龙冥国,让天齐国再一次被世人耻笑?”

  宋宁的脸已经渐渐的蒙上了一层不明的情愫,看着南宫景的眼神更是带着一层浓重的伤感,贝齿轻咬红唇,却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白云启的眼睛从跪地女子身上终于缓缓的收回,在看向宋宁的时候,却是立刻多了一丝心疼,脚步不自觉的向着宋宁又迈了几步,静静的站在宋宁身后一步之遥的地方,沉声说道:“不要难过,有哥哥在,谁也不能让你做,你不愿做的事情!”

  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可宋宁的心神还是在白云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猛地涌上一抹温馨,挂着泪的眼睛也终于对上了白云启那看着很是淡漠的脸庞。

  这样的互动在外人看来完全就像是情侣之间的耳鬓厮磨,南宫景原本就已经暴怒的心神更是瞬间再一次袭上心头,这一刻一直隐忍的南宫景,终于失去了所有的克制,眼神在看向跪地女人时,已是满满的杀意。

  “来人!将王贵人拉下去,乱棍打死!”南宫景的眼神自宋宁的身上不舍得缓缓移开,突然仰天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宫墙,继而低下头冷冷的看着一旁的侍卫将已经瘫软成一滩的王贵人拖走,不久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声,在就是无边的寂静。

  冷眼看着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众人,南宫景这才猛地发觉,只是打死一个贵人根本不能压下他心里冲天的怒火,再次转头,南宫景终于将主意打到了一旁的杨淑妃身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南宫景的杀意,一直带着诡异笑容的杨淑妃,嘴角的笑意猛地僵住,眼神也是猛地转向宋宁,狭长的眼眸更是恨意汹涌。

  再次转过来迎上南宫景的暴怒,可是她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怯懦,而是站直了腰身,像是要对抗南宫景的暴怒一样。

  “好,很好!”南宫景看着杨敏那像是抵抗一样的神情,嘴角的笑意却是再一加深,缓缓的走到杨敏面前,声音低沉的说道:“很好,你觉得朕不敢杀你?”

  杨敏虽然妒恨宋宁,却不是傻子,面对南宫景这样暴怒的威胁,杨敏的眼里终于有了一抹慌乱,眉眼低垂的看着地面,身影更是有些微颤的说道:“臣妾,臣妾不敢!”

  南宫景像是很满意杨淑妃的回答一样,突的放声大笑起来,几步走到宋宁面前,却是突然伸出手臂,再一次将宋宁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微眯着双眼看向不远处的杨敏说道:“别以为你父亲的安排,朕不知道,你记住,现在你还有用,你这小性子朕可以容忍,不过你若是再敢把心思动到宁儿身上,朕不介意让你们整个杨家一夜之间消失!”

  杨敏吃惊的看着南宫景,惨白的脸色更是已经将主人的心事暴露无遗,杨敏却只是慌乱的摇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景嘴里喃喃的重复着:“不会的,我们对你还有用,你还离不开杨家!”

  宋宁看着这样的南宫景,心里只觉得一阵排斥,他记忆力的南宫景可不是这样子,究竟是什么让南宫景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心底忍不住有些心疼,所以对于南宫景这有些过分的举动,她却并没有直接反抗。

  对于宋宁顺从的反应,南宫景的暴怒却像是被人抽取底火的水锅一样,渐渐的不再那样暴怒,而是冷冷的看着杨敏说道:“朕现在已经登基,没有了杨家,自然会有李家,王家,或者是孙家,你觉得你们杨家真的那么重要吗?”

  揽着宋宁的腰身,南宫景甚至不去看那些站在台阶上已经花容失色的众嫔妃们,而是绕过人去,依旧我行我素的向着正阳宫走去。

  宋宁看着已经出现在面前的宫殿,一抹吃惊确实让宋宁原本就有些迟疑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即便南宫景依旧想要拥着她向前走,而宋宁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继续向前的意图。

  “宁儿,怎么了?”南宫景见宋宁并不打算继续跟他走,也是略一迟疑,继而侧头看着宋宁的侧脸,疑惑的询问道。

  “景哥哥,这里,这里可是皇后的居所!”宋宁其实已经知道南宫景的意图,就如同那个被打死的王贵人说的一样,南宫景依然想要让她做天齐国的皇后。

  忽地宋宁想起了一个浑身漆黑的男子,那个即便是晚上都要带着半张面具的男子,那个即便她将面具拿下来,却依然看不见他容貌的男子。

  眼睛干涩的眯了眯,心里却是一片荒凉,再一次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她知道自己是绝不可能嫁给南宫景,只因为她现在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宋宁了。

  “对,这就是朕给你留得!也只有你才配做朕的皇后!”南宫景说的很坚定,看着宋宁的眼睛里更是闪现着别样的光辉。

  面对这有些病态的南宫景,宋宁却不知道她应该怎么告诉南宫景,她真实的心意,可若是不说,等一切木已成舟,在想离开就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景哥哥,你不知道宁儿已经嫁给天齐国的那个皇帝了吗?”宋宁有些忐忑的看着南宫景,生怕那一句说不好,就伤害了南宫景的自尊心。

  白云启的身子却在宋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猛地一震,一直没有太多表情的眼眸,更是在看向宋宁的时候,多了一丝愧疚,嘴角微微翘起,整个脸上的线条也是瞬间柔和了许多。

  南宫景则是眉毛猛地一挑,再次看向宋宁的眼神里已经多了一丝温怒,语气却没有太多的起伏,而是语调缓慢的说道:“自然知道,可是朕不在意!”

  最后的两个字说的很是郑重,似乎是想要宋宁明白他的心意一样,转过身来双手抓住宋宁的肩膀,目不转睛的对上宋宁的眼睛,再次说道:“朕知道你是被逼的,所以朕不在意,是朕没有保护好你!宁儿会不会怨恨哥哥?”

  宋宁看着南宫景眼神里的灼热,虽然依旧是那样让她移不开视线的爱怜,可宋宁也知道她的心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了,南宫景的每一次亲近都会让她觉得难堪,再次开口的时候,宋宁已经呆了几分迫切,而不是以前的含糊:“不是的,哥哥,我是,我是自愿的!我已经不能再加嫁给你了!”

  第一百一十五张杨敏的恶计三

  人群随着皇帝的离开开始瞬间散去,而身后那些莺莺燕燕也在皇帝杀死王贵人的时候吓了够呛,见皇帝并没有迁怒他们,无不是大松了一口气,而仓皇地离开,不过很多人却都是在离开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杨淑妃。

  杨敏没有想到即便她做了这么多,可南宫景居然还是这样对待她,尽管身上穿着奢华的貂绒,可杨敏的身体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她甚至觉得即便她如何努力,都感动不了那个已经变成疯子的南宫景。

  杨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空旷的广场,似是已经是人去楼空的萧条,站了不知道多久的脚踝却已经开始隐隐的发痛,想要移开脚步,却偏偏双腿发软。

  等了许久,身旁的婢女才猛地发觉,赶忙上来搀扶着已经摇摇欲坠的杨敏,满眼都是怜悯。

  杨敏无力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再次抬头的时候,嘴角却是猛地弯起了大大的弧度,手臂狠狠的推开迎上来的侍婢,更是厌恶侍婢眼中的怜悯,她可是杨烈的女儿,这样的怜悯永远不该出现在她的身上。

  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几步,直到原本麻木不堪的小腿渐渐恢复如常,杨敏终于仰头堪堪的笑了起来,似是对自己承诺一样喃喃的说道:“他的爱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既然你抢了属于我的东西,那你就只能去死!”

  宋宁担心的看着站在身侧的南宫景,此时的她已经开始隐隐的后悔,身子也因为南宫景突变的脸色,开始变得僵直。

  “别骗哥哥了,看着朕,朕说了,你是被迫的,你听明白了吗?”因为心底的怒气,南宫景抓着宋宁的手臂更是猛地用力,似乎是想要惩罚宋宁一样,想要这个女人明白,他说的话就是事实不容许有任何其他的真相。

  面对这样的南宫景,宋宁却只是低下头,苦涩的摇了摇头,眉头微皱的隐忍着手臂上的疼痛,却不想再去刺激南宫景。

  这一切微妙的变化都被白云启看在眼里,手掌几次握紧,最终还是脚步向前走到宋宁的身侧,像是根本就不在意

  南宫景的怒气一样,单指就向着南宫景的肩窝点去,更是利用南宫景抽手自保的时候,将宋宁拉回了自己身边。

  从最初赶回皇宫开始,宋宁就发觉了南宫景的变化,那张脸上原本的温柔都已经消失不见,剩下的都是宋宁都觉得陌生的隐忍,还有狠厉。

  白云启的举动,让宋宁眉头忍不住一蹙,更是在南宫景还没有发怒之前就立刻前行了几步,迅速拉开了与白云启的距离,美眸更是立刻看向一旁的南宫景,紧张的对着白云启说道:“哥哥,我没事的!”

  “对不起,对不起,宁儿,景哥哥不是故意的!”像是猛地回神,南宫瑾的身子也是猛地向着宋宁靠近,眼底竟真的带着几分愧疚。

  “恩!没事就好!”面对这样的局面,白云启知道宋宁这是在担心南宫景,却只是苦笑一声,眼睛仍旧是追逐着宋宁。

  “皇上!我累了,现在就去休息可以吗?”宋宁不知道要怎样应对这样的南宫景,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休息,只想找个地方冷静一下,这样的南宫景对于她来说十分的陌生,宋宁甚至害怕那一句话说错了,激怒了南宫景,就会有人像王贵人一样,被南宫景迁怒致死。

  在场的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是瞪大了眼睛,担忧的看着站在原地的嘉宁郡主,毕竟宋宁的话很明显就是在违逆皇上,不愿在看见皇上。

  宋宁没有理会那些内侍的反应,而是紧张的关注着南宫景,那样熟悉的容貌上,每一个表情,都是宋宁觉得陌生的甚至是害怕的。

  南宫景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她,最终还是停留在了她的脸上,宋宁却是猛地转头,不敢再去看南宫景,静静的等待着。

  “唉,好吧!”

  等了许久南宫景却像是猛地疲累了一样,缓缓的走到宋宁的身边,却没有想往常一样再一次将宋宁抱在怀里,而是垂手站在一旁,语气有些无力的说道。

  宋宁觉得她就像被人放出牢笼的鸟儿一样,一直压抑的感觉也是立刻放松了许多,再次看向南宫景的眼神也是多了一丝感激。

  宋宁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出现这样的感觉,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目瞪口呆的内侍之后,心里就已经不再去想他为什么要如此紧张的原因,而是跟上了南宫景的脚步,此时她也不再跟南宫景计较要住在哪里,只是单纯的想要休息。

  对于宋宁这一次的顺从,南宫景显然也十分满意,没有再去看白云启,而是立刻缓缓的向着高阳宫走去。

  白云启也是一如既往的默默跟在宋宁身后,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让任何人都没有多做在意,就如同一直木然的柳儿一样,就像是洪流中的浮萍一样,毫无挣扎的随着人群缓缓移动。

  别的人无视白云启,可南宫景却没有忘了那个一直守在宋宁身边的男子,只是碍于宋宁,他一直没有机会对上这个看似淡然,实则满是精明的白衣男子。

  因为是历代皇后的居所,高阳宫里只有一个正对着大门的宫殿,高阳殿。

  白云启随着宋宁缓缓的走进那个看似十分奢华的宫殿,嘴角的默然却是多一分意味深长的笑意,却在有人发觉之前,再一次悄然隐去,就如同没有出现过一样。

  南宫景在白云启就要走下台阶的时候,猛地转身看着也是微微一愣的白云启,单手背在身后,南宫景很是自然的说道:“这位,对了!你该怎么称呼?”

  面对这样高高在上的询问,白云启却并不生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白云启却只是语调轻缓的说道:“白云启,虚张陛下几岁,若是可以,陛下就叫在下一声白兄也是可以的!”

  闻言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的那些内侍,更有人已经吓得浑身抖如筛糠,险些直接跪在地上。

  宋宁看着那依旧看似淡然,实则已经开始有些微怒的白云启,紧张的拉了一下南宫景的衣袖,显然是不想这两个人真的在这里动起手来。

  “无妨!”南宫景在脸色几步变化之后,终于轻咳一声,状似宠溺的看了一眼宋宁之后,才十分大度的说了一声。

  这一切看起来都那样的不同寻常,宋宁更是紧张的看了一眼白云启,示意他不要在挑起南宫景的怒气,这样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那白兄,这里是皇宫内院,至于外男却不是能住在这里的,朕这就命人为你准备合适的住处怎样?”南宫景这一次笑得很是狡黠,眼光也是在白云启的身上猛地扫过。

  宋宁紧张的看着依旧站在原地,脸色已经有了变化的白云启,这是几天的相处,虽然宋宁依旧对于这个白云启没有很深的了解,不过她还是看出了一些眉目,只怕南宫景的身份在他眼里根本毫无特别。

  “陛下,他是宁儿的哥哥,就让他住在这里吧!”宋宁小心的看着脸色已经再一次开始变化的南宫景,可她却还是将这些话平静的说了出来。

  “宁儿!”不等宋宁把话说完,南宫景就已经出声打断,再次看向白云启的时候,以让不再是那种隐忍的妒恨,而是赤裸裸的杀意。

  这样剑拔弩张的情况,那些本就十分恭顺的内侍们,更是立刻伏跪在地上,唯有一人却是在隐晦的观察着南宫景的所有表情,嘴角更是隐晦的缓缓翘起,竟像是丝毫不害怕南宫景的怒气一样。

  第一百一十六张杨敏的恶计四

  在宋宁再三的坚持之下,南宫景终于同意白云启住在高阳殿的事情,不过却还是在突然离开的之前,吩咐了几乎所有人留在高阳殿照顾宋宁的安全。

  这时候整个高阳殿就像是菜市场一样,满满的都是侍卫,还有内侍和侍婢。却都是十分安静的站在一旁,这样的安排让宋宁想不明白他的意图,也不可能。

  宋宁看着白云启离开的背影,最后只能在看了一眼白云启之后,无奈的耸了耸见,最终在宫婢的引领之下,走进高阳殿,沐浴更衣之后,就立刻昏睡过去。

  南宫景隐忍的跟在前来通报的内侍身后向着与书房走去,不过还没有走进御书房,那张如玉一样的脸上,面色就已经阴沉的让所有人都觉得恐怖。

  果然看着跪了一地的大臣,南宫景轻易的就在那些人中找到了一些跟杨烈关系不错的大臣,阴沉的脸色更是再一次加深了几分,就连那漂亮的眼眸也是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

  就在南宫景匆忙的赶去御书房的时候,那个一直观察南宫景的小太监,却突然离开队伍,身影在御花园里左右闪躲几次之后,就立刻小跑着,向着一个十分华丽的宫殿走去。

  揽翠宫里那个已经恢复正常的杨淑妃,此时正慵懒的做在大殿之中等待着她需要的消息。

  不一会那个失踪的小太监,就连滚带爬的走进岚翠宫,看着杨淑妃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讨好的笑意,像是就应原本该这样,跪在了杨淑妃的面前,低头跪倒就立刻禀报起来。

  “回禀淑妃娘娘,那个宋宁却是被皇上安排在了高阳宫!而那个跟宋宁一起回来的男子也跟宋宁一起住在了高阳殿,显然皇上是很不满意这样安排的!”小太监说的话很是轻松,硕大最后,语调更是有了奇特的转变,似乎这样说是再说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

  杨淑妃在听了小太监的禀报之后,美眸更是在小太监献媚一样的脸上转过,眼波流转的看向一旁的宫婢,眼美眸低垂的向着宫婢是了个眼色,小宫婢得了只是也是立刻转身走到一旁,片刻之后就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

  小太监看着宫婢手上的托盘,恨不得立刻扑上去的样子,不过却还是很公斤的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杨淑妃,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是更加讨好。

  “哦?本宫问你,你看见的绝不止这些吧!”杨淑妃看了眼手上的豆蔻,这一次的染的颜色有些浓了,嘴角的浅笑却是人尽皆知的冷厉。

  小太监显然已经料到杨淑妃会有这样一问,悬挂在脸上的讨好更是多了几分谄媚,再一此伏地跪倒,语气依旧谦卑的说道:“娘娘明鉴,奴才为娘娘办事,怎敢偷懒,奴才一直注视着陛下,发现陛下对于那个白云启的男子,很是忌惮,而且看那个白云启的样子,他跟宋宁那个小贱人的关系可不太正常!”

  闻言一直站在杨敏身后的侍婢也是微微的一愣,在看向太监的时候,已是多了一丝厌恶,这样能够洞穿人心的人,只怕没有几个人喜欢。

  杨淑妃对于太监的话,却没有太多的反应,仅仅只是柳眉一挑,语气十分轻松的说道:“此话可当真?”

  太监像是害怕杨淑妃不相信一样,立刻再次以额触地,十分坚定的回到:“皇上在离开的时候,可是调来了一个营的禁卫军,将高阳宫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若不是心存怀疑,皇上又岂会这样安排!”

  当小太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直依靠在卧榻上的杨淑妃,终于有了一些反应。

  只见杨淑妃摇曳着婀娜的身姿,缓缓的站起身来,在身后小婢女的搀扶下,莲步轻移的走到太监面前,啼笑了一声说道:“那就让白云启真的对宋宁心怀叵字不就得了!”

  这句话说的很是意味深长,就连一直挂着浅笑的小太监也是猛地一愣,不过到底是十分聪明的人,片刻之后,小太监就接过侍婢手中的托盘,对着杨淑妃说了一句:“娘娘好计谋!”说着这个人就立刻退出了揽翠宫。

  南宫景暴怒的将前来进言的那些文官关在御书房里,自己则是冷着脸大步走出,只留下寂静以及面面相视的众人,在已经变得漆黑的房间里。

  南宫景阴冷的看了一眼门扉紧闭的御书房,对于这些只知道进言的言官,他可是早就已经厌恶的恨不得杀了这些人。

  可偏偏因为他才刚刚登基,一切还没有稳稳的抓在手里,一时之间即便南宫景早就想杀了这些人,却还是不能动手,他必须隐忍,等到一切都大局在握的时候,他绝对会找一个好的机会,让这些人那呱噪的嘴,永远的闭上。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四周的宫灯在就已经被太监们点上,照得地面上依旧是十分的明亮。

  南宫景缓缓的行走在寒冷的冬夜,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孤独感,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太监总管,南宫景努力的振奋了一下已经有些麻木的四肢,沉声问道:“嘉宁郡主可用过晚膳?”

  身后的老太监听到南宫景的询问,脚步却是微微的一顿,看了一眼身后的徒弟,见徒弟微微点头,也就立刻恭敬的对着南宫景说道:“启禀陛下,嘉宁郡主那里已经安排了晚膳,陛下可是要去看一看?”

  南宫景的性子被这个已经老的成精的太监摸得门清,所以即便南宫景没有多说什么,也是能够准确的猜到南宫景的意图。

  闻言南宫景倒是微微的一怔,有些探寻的看了眼身旁的老太监,随即冷哼一声,顺着老太监的意图说道:“哦?那就去看看!刚好朕也饿了!”

  老太监对着身后的徒弟再次施了个眼色,安排人去安排皇帝的晚膳。

  身后的小太监也是十分机灵的看着老太监的举动。

  就立刻像是领了旨意一样,微微后退脱离队伍,快速的向着高阳宫跑去,还有很多事要在皇帝走到高阳宫之前准备好,可老太监去无论如何,他一直信任的徒弟这一次可不仅仅只要去办他安排的事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抢来的妖后不听话,抢来的妖后不听话最新章节,抢来的妖后不听话 Fen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