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爱当年 第493章 家

小说:缠爱当年 作者:模特徽因 更新时间:2019-07-03 20:11:59 源网站:好看的小说
  “你喜欢我对吗?”我微笑问李善。

  李善听后,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看我用那种异常柔和的眼光看着他时,他又知道没听错,支支吾吾的说:“其实,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

  “没有什么配不配,只是……我不值得你付出这么多。”我轻轻的握着他的手说。

  “我不需要你回报什么。”李善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当年,我不过是个技校的学生,你相信我,重用我,那时候在我眼里,你就是个老大。虽然你是女的,可是从一开始,我就把你当做那个不可能超越的存在。现在也是,我对你有种崇拜感。所以我说我配不上你。”

  “我们都是兄弟,没必要谁崇拜谁。李善,我要走了。在我离开之前,我想把天道交给你,我知道你是个可以托付的人,也知道你在商业上的天赋。未来,我们国家在打黑除恶上会下更大的功夫,不公平的竞争会越来越少。天道的发展,需要你这种极具商业头脑的人来运作。你可以的……”我笑着攥了攥他的手后,松开。

  他听后,整个人久久没有反应过来,“你……你是要放权给我吗?我不行的!我不同意!你,你去哪儿?”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那么做。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结束了。”我说。

  当我知道陆凤霞被教父抓去处死之后,我就知道关于我的之一切都结束了。

  &

  我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

  期间,楚云天等人一直在忙着收尾以及举证的工作,只是给我打过电话安慰。碍于别人并不知道我警察的身份,也没敢过来看我。

  陆厉配合警方做调查,一直没有露面。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关他那么久,早知如此,当晚就让他早早跑掉了,也省的后面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

  后来,我跟秦科长通电话,问陆厉的情况,他却说陆厉不让说?

  ……

  我的脚比骨折严重,脚踝内还安装了假关节,医生让我住院三个月。但是,七月份时,黄毛来电话说父亲又住院了,我便不敢再拖的赶紧出院。

  我之所以离开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要回去孝顺我的父母。

  父亲已经发展成了尿毒症,这些年一直没有找到肾源,而付香芹乳房癌后这两年虽然都没有问题,但是,我知道她一定特别希望我能陪在她身边。

  这次回去,我要将父亲接到汉江市的医院治疗。也好有时间去陪付香芹。

  ……

  七月的天,异常炎热。

  我一瘸一拐的来到了楚云天的办公室。

  没有提前给他打电话,也没有给秦科长说。

  当他见到我的时候,立刻支走了别的人,让我赶紧进去。

  “这大热天的,有什么事儿,一个电话不就行了?怎么还跑过来了?”他有些生气的说。在知道我是苏小果女儿之后,他对我就多了一种情感。

  “有些东西还是当面给你的比较好。”我说着,将手中的文件推到了茶几上。

  他没碰。因为,看到文件上“辞职信”那三个字,自然知道什么意思了。

  “辞职?”他疑惑的看着我问:“难不成,你想去做新教父?”

  “没有……我想回家了。”我很淡然的笑着说。

  “回家?”

  “对,去看我父亲,还有养母付香芹他们。”我说着,看向窗外繁华的京都,总觉得自己不适合这里,“这个京都对我来说跟个战场似的,当年第一次来这里时,是为了参加全模大赛。可是,刚来两天,就被郑田森拽进入了金门的势力圈子。现在想来,那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的似的。”我说着,慢慢回过头,看着楚云天脸上的皱纹,忽然有种很特别的亲切感,“同意我的辞职吧。”

  “关于金门的审判,马上就开始了,等审判一结束,你就会升职到警督。你这个年龄干上警督,前途无量的。”楚云天很是认真的说。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脚,伤口处还绑着。一只残脚。

  “谢谢领导关心,不过,我考虑好了。只是,我有个请求。”我说。

  “什么请求?”

  “我想在我的辞职之后,您能允许我穿上警服回老家,我从开始到现在,还没穿过警服呢。”

  “哦哦哦!对!你没穿过警服呢!我要跟你穿着警服来合张影!小刘!!”楚云天说着,立刻向门口走去。

  那步伐惹得勤务员刺溜就窜了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

  “楚部长!?”小刘站在门口问。

  “让秦云过来趟,快点儿!诶诶诶!对了,让他带着莫菲的警服!”

  “莫菲?”

  “你告诉他他就知道是谁!快点儿啊!”楚云天督促说。

  那刻,忽然想到他为什么会那么想跟我照相了。

  因为我身上有苏小果的影子。他最爱的苏小果。

  如今所有的一切都风消云散之后,他内心之中的感触一定比我还多。

  二十多年啊。

  苏小果的死,总算是落下了句点。

  ……

  “咔”,闪光灯过后,楚云天立刻上去看照片。

  “不行不行,重新来一张,我刚才正好在眨眼,半睁不闭的,不行不行,再来一张。”楚云天说着,立刻又退回来,站在办公桌前跟我并排站好。

  秦科长一脸无奈的笑着端起数码相机说:“准备了啊!3、2、1!”

  …

  照片半小时就洗出来了。

  拿到照片之后,楚云天很开心,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个孩子一般。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拿起我的警服说:“这衣服我可就不还你了。”

  “别穿着干坏事儿就行。呵呵。”楚云天笑着说。

  “不会的,那我走了。”我说着便要告别。

  “对了,”他放下照片,走过来说:“我过些日子去趟汉江。”

  “去汉江做什么?”

  “我想去看看你妈……可以吗?”他问,见我有些犹豫的时候又解释说:“到时候,金门这个大案也审判了,我难得有空。”

  “哦,好,去的时候您给我电话就好。”我说。毕竟到时候,我要带他去墓地的。

  &

  穿着警服,拎着行李,走出汉江市的火车站。

  其实,若不是为了穿着这身衣服见张爸,我倒是不会这么张扬的走在路上。我对穿衣还是挺讲究的,毕竟当过模特。

  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算算日子,今天周六,他们应该都在家。

  站在熟悉的小区门口,看着里面一颗颗法桐开的正茂盛,比初中搬过来的时候,粗壮了很多很多。

  当年搬到这里是因为张亮爷爷死了,把那老房子卖了之后,才凑齐的首付。

  “哎呀!疼死我了!我不拎了!”身后一个女生略带泼辣的声音传来。

  “哎呀!是你自己笨好不好,”是张亮的声音:“这么点儿东西你都拎不动!你还能干点儿什么好啊?”

  我诧异的回过头,便看到张亮穿着警队上的那种黑色T恤,双手还拎着好些东西。而他身边的则是一个年轻的姑娘,个子挺高,模样也可人,就是皱起眉毛的样子有点儿搞笑。那,一看就是装出来的撒娇。

  “哎呀,人家拎不动啊!!很沉啊!”女生原地跺脚说。忽然,看了我一眼之后,当即便又看向了地上的东西,刚看了地上东西两秒钟,忽然猛的又抬起头盯住我,继而一把拉住张亮的胳膊,跺着脚的指着我:“你看你看你看啊!”

  “看什么看!?”张亮弯身拎起地上的东西,刚直起腰来,哐的一声,那一方便袋东西顿时又掉到了地上,顾不得地上的东西,直接跑过来,上下的打量着我说:“哎呀呀!哎呀我勒个天啊!姐啊!你TM的这是!我靠!!三级警督!?!?卧槽!!!比咱爸还高两级!?你这衣服哪儿整的啊!?给我也整一身啊!!”

  他自然不会相信我身上的衣服是真的,我想拿出我的证件照,可是又觉得小题大做,笑着说:“改天你表现好了就有了。走了,回家吧……咱爸妈都在吗?”

  “在啊!嘿!你是不是怕咱爸生气,所以才穿上这身衣服骗他啊?哈哈!你真是够聪明的呢!诶?你脚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还有点儿瘸似的?”

  “崴了一下,没事儿。”我微笑说。殊不知,里面的关节都是假的了。

  “给你介绍一下,梦瑶!梦瑶,”他转身拉过那女孩,“咱姐,你应该见过照片了吧?”

  “姐姐好。我叫梦瑶。”

  “哦,你好。”我微笑着应声。

  ……

  距离上次与张爸不欢而散,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当时,他摸到我手上的枪茧,问我是不是卧底,我直接否定后,他头也没回的走了。

  只是他当初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我,说只有我成为警察后才会告诉我。而我今天之所以穿着这身警服回家,就是想让他告诉我那个秘密。

  张亮打开门之后,梦瑶就有些紧张了。

  “哎呀,好紧张啊……你都没去过我家,我却先来你家了。”梦瑶小声的说。

  “妈!我带梦瑶来看你们了!菜做好了吗?”张亮大声问。

  “做好了做好啦!哎呀,快,快让我看看!”付香芹开心的声音当即从屋内传了出来。

  只是,她在厨房的位置,还没有看到一身警服的我。

  但是,当张爸从卧室里微笑着走出来的时候,转过头,一眼便看到了一身警服的我。

  他上下打量着我,满脸的不可思议,几步走过来,想更仔细的确认确认。

  “爸……”我轻喊了一声之后,抬手给他打了个敬礼!

  他条件反射一般的回礼,目光盯着我肩膀上的警衔,愣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回来了……”我微微一笑说。

  那刻,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忍了多少年啊……

  独自忍者那些苦痛前进的时候,我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警察的身份死死的守在心中,一丝一毫都不得碰触。

  “上次回来的时候,我问你是不是卧底,你还骗我……”张爸像是生气、又像是激动,最后眼眶忽然就红了。

  “都是警察,都懂不是。”我笑了笑,顺势抹掉了脸上的泪水。

  他抿着嘴,努力的不让泪水落下来,不断的点着头说:“好…好…我的好女儿……”

  “菲菲?”付香芹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我时,啊的一声就跑过来,直接抱住了我,“警察?怎么穿着警察的衣服啊?”

  “好了,进去告诉你们。”我笑着说。

  “好好好,你今天来的正好,张亮带他女朋友回来了呢!咱们一块儿吃!”付香芹高兴的说:“张亮,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给你姐买猪蹄儿去!”

  “知道啦!知道啦!真是的……”

  &

  晚饭的时候,我并没有讲我当警察的事情,张爸也在旁帮我说话,很多公安的内部工作都是保密的,不可以随便说。

  吃过晚饭之后,付香芹就拉着梦瑶的手去“嘘寒问暖”的打探家境、父母、工作之类的了。

  “爸……”我走到张爸身边,“让我妈陪他俩,咱们出去散会步吧?”

  “哦……行,你,你等我一会。”他说着,立刻跑进了屋子里,换了件衣服后,将烟偷偷藏进裤子里,便赶忙跟我走了出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缠爱当年,缠爱当年最新章节,缠爱当年 好看的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