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来临

推荐阅读:兽血人技能在手三色石:困住了谁公路求生:我能升级万物花都逆天老板荒古之神王系统异闻录之业余道士天武明光清河与世界魂御九荒

    花木兰!

    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死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成全你!

    兰陵王缓缓地向程曦走来,男人的刘海随风飘逸,冰冷眸色中是晦暗不明的情绪:击败对手的洋洋得意;被辱骂的恼羞成怒;惜英雄重英雄的无奈惋惜以及某种不可为外人道的痛心疾首?

    程曦那不自觉发颤的双手再次握紧重剑,然而伤痕累累的身躯已彻底无法追上敌人的速度。

    眼前一道光闪过,是来自天堂的召唤吗?

    湛蓝色的刀光。

    兰陵王的死亡之刃离他仅一指之遥,然后上帝之手将他从死神的刀口中硬拽回来。

    下一秒他已回到了高坡上。

    程曦回头,又是那个男人。

    草原上不知何时起风了,狂风把沙冬青卷得漫天飞舞。兰陵王抬头与那个男人对视片刻,随后他转身离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风沙中。

    在想杀和不想杀的极度矛盾中,兰陵王迎来了第二次失败。这次他和花木兰之间,还多了一个男人。相比上一次失败,一方面是对自己能力的怀疑,另一方面则庆幸没有斩断那名为“宿命”的羁绊;然而这次,居然还多了一丝……嫉妒?

    程曦看着兰陵王的背影在风沙中逐渐模糊。心中不解:自己不是选择了要打倒对方吗?怎么会有人来救呢?难道是系统大发慈悲?于是他扭头问道:铠,你怎么来了?

    铠的目光投向这席卷而来的风沙,说道:队长追击入侵者许久未归,特来接应队长。

    程曦还是很不解,他又问道:你是觉得我搞不定那刺客,过来帮我的吧?

    比起这沙尘暴,那刺客算得了什么?队长你还能走吗,我们要尽快回撤到城内,被这沙尘暴追上就麻烦了。铠提起沙尘暴的时候神色凝重。

    这沙尘暴……里面有什么?程曦看着风暴来势汹汹,仿佛风暴中心藏着一只恶魔。

    回城路上,程曦说:你出来了,那谁在守城啊?苏大哥回来了吗?

    铠没回头:苏大哥还没回来。

    那你这就跑出来了?什么叫大局为重啊?程曦听了有点急。

    铠还是没回头:没事,那对兄弟回来了。

    千窟城。

    这座云中漠地最有名的学城,在经历了那场灾难后,剩下的只有满目苍夷。曾经藏书万卷的图书馆,如今都变成了断壁残垣。

    噬人的沙尘暴再次光临,一同前来的还有不计其数的魔种,它们仿佛幽灵般在废墟上漫无目的地游走,并未发觉有目光在注视着它们。

    目光来自一个未完全坍塌的石窟里的一男一女。

    伽罗,走吧!魔种数量太多了,等下我来引开它们的注意。苏烈有些着急地对身旁的玫红色长发女子说。

    不行!我不能让它们再次糟蹋千窟城!我必须留下来守护它!只见伽罗手执铭刻魔道符文的长弓,怀里揣着在石窟内翻找出的散落古籍残本,眼神中皆是仇恨。

    哎,你这女娃儿咋地这么犟呢!你信不信我一柱子把你砸晕再打包带走?苏烈看着魔种正在靠近这里,语气中又多了几分焦灼。苏烈并非惧怕魔种,他怕的是因为自己旧伤未愈,不能护这个曾经救自己一命的女子周全。

    伽罗扭过头来,看着苏烈说:假如现在是长城被魔种袭击。你,长城守卫军!是否会舍长城而去?

    苏烈非常明白伽罗此刻的心情,只见他说:倘若魔种袭击长城,作为长城守卫军,吾必将与长城共存亡!但是!你不一样!你是千窟城的继承者,你必须保护好自己,因为你是千窟城最后的希望!

    伽罗沉默了,半响之后,她说:那我们一起走!我不能让你去给我当什么诱饵!女子看了看手中的弓箭,又道:自从千窟城破那天起,我手中的箭,只为破魔而生!

    苏烈听罢豪迈大笑:今天再去杀它们个落花流水!

本文网址:https://www.haokande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2/32283/32087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aokandexiaoshuo.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