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科幻小说 > 征服领主 > 第六章 奴隶市场

第六章 奴隶市场

推荐阅读:憾龙传征服领主全周演义崩坏传记跑路第一人带着MC百倍系统穿万界时空追龙无限世界之进化契合开局咖啡馆搭讪当红女星我,洪荒河神,掌控岁月长河

    白城外围,大多是由流民和贫民自发建成的简易木房,看上去就是几根木棍加上帆布,能遮风挡雨就已经是极限。

    至于贫民区的小路,则大多数是简陋粗糙的卵石小路,污秽伴随着前几日暴雨留下的污秽留在上面,踩上去的感觉并不比酒馆的陈旧木板好到哪去。

    张默一边走着,一边看向两旁神情麻木,瘦如枯骨的人,脑海中暗自叹了口气。

    这些人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会被奴隶商人以各种方法圈到笼子里,成为新的商品。

    奴隶市场中的大部分平民都是这么来的,他们要么是城市被破,无家可归,要么是在荒野游荡,被商会的捕奴队发现,拴上套马用的绳索。

    他们的心已经死了,只是靠着下意识的本能游荡在城市里,或许为了一口吃的会为你工作,但不要指望他们能多有效率。

    可想而知,这些早就心如死灰奴隶被买回去,建设领地的速度会有多慢,这也是开拓领主想要建立领地要购买数量庞大的奴隶的原因。

    因为建立的领地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他们,奴隶只能是奴隶,不配拥有一切,他们的子嗣也是奴隶,工作也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这便是落后制度造成的弊端,人力由于固化的思维变得极其落后,工作积极性不高,只能依靠数量填补工作进度,效率低的令人发指。

    究其原因,这个世界的贵族不想放弃一丝一毫到手的权利与金钱,贪婪到就算是巨龙也自叹不如,相比浪费的时间,他们更愿意抱着金币在豪华的房间里入睡。

    用金钱换取效率?那简直就是在要了他们的命。

    张默明白这一切的原因,也知道如何让这些心如死灰的奴隶重新燃气生存的希望。

    他需要的是一群生机勃勃,为了保卫领地能付出一切的领民,而不是眼神无光,颓废终日的奴隶。

    让他们从心底里认同领地,将自己划入领地之内,把自己当做领地的一员,在领地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

    这样一来,有外敌威胁领地,他们就会如同守卫幼崽疯狂到极致的母兽一样,为了已经拥有的一切反击。

    因为一旦领地失陷,他们又将会回到被人当做牲畜的时候。

    几千年的奴隶制度造就了这些奴隶黑暗到极致的未来,当张默给予他们一丝希望时,没人能忍受回归绝望所带来的落差。

    如果没有见过希望,他们仍能忍受黑暗。

    张默和沃尔海姆贵族最大的区别就是清楚的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道路。

    或者说,知道一条正确的道路,只要照着这条道路前进,就一定比现在的制度稳定高效。

    随着步伐迈进,张默脑海中思绪流转,各种不同朝代的制度和他们的优缺点在不断翻滚,同时目光敏锐,不断观察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记忆之中的信息终究是纸上谈兵,只有真正迈入这片广阔的世界他才能更清楚的了解它。

    泥泞的小路和简陋的房屋很难和白城壮丽简洁的外观联合起来,那些从万仞山脉运来的白石没有一丝浪费在下城区的贫民区,他们只会出现在白城高大的城墙,以及上城区的贵族家里。

    再次踩入一池污秽的积水中,张默侧身看了一眼由不知名皮革制成靴子,上面虽布满污泥,但里面依旧干爽舒适。

    沃尔特看张默侧身,从铠甲间隙留出的口袋掏出一块手帕,就想俯下身体替他擦拭。

    张默伸手拦住了弯腰弯到一半的沃尔特,看着对方疑惑的目光摇了摇头。

    “我自己来吧”

    说这就将手帕拿了过来,装进衣服左边的袋子里,眼神示意后继续向着奴隶市场走去。

    沃尔特虽然疑惑,但也只能跟在身后,继续前进。

    如果是刚到白城的乔瑟夫,如果没有及时擦拭靴子上污渍,他面对的只会是殴打和辱骂,就算是他们是一同长大的亲卫也是如此。

    贵族和他们的身份就如同天谴,根本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

    但张默丝毫没有解释的想法,沃尔特也没有发出疑问。

    只是在沃尔特的面板上,忠诚一栏的数值轻微的上涨,没有引发张默得注意。

    几经辗转,张默二人走出了贫民区,来到了相对干净一些的平民区,这里正对着白城的如城口,高耸的城墙如同白灼灯一样从昏暗的贫民窟建筑旁跳入张默视线,一明一暗好像两个世界。

    因为临近黄昏,城门此刻正在巨大的魔法齿轮的巨响中缓慢关闭,商队和一些从贫民中征召的劳工收拾着自己破旧的衣物,打算回到自己拿破旧不堪的简陋木屋。

    由石板和砖石组成的宽阔道路取代了卵石小路,踩在上面才让张默感受到了前世地球的一丝味道。

    奴隶市场距离城门并不遥远,在记忆中原主曾经去奴隶市场看过几次,因此路还隐约记得。

    迈步跨入奴隶市场,冷清的铁笼和稀疏的人群如同商场一样,着合适的奴隶。

    这些大多数是为了图一乐而来的贵族,或者是上城区居民,真正的大宗交易只会在商会里进行。

    还没走两步,张默就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肥胖商人拦了下来。

    来者一脸奸笑,搓着手讨好的向张默问到:

    “这位尊敬的贵族,您这么晚来这地方肯定是为了奴隶吧?我一眼就看出您和那些游手好闲的贵族不一样,如果要大量购买奴隶我们金荷花商会会给您一个优惠的价格”

    张默瞥了眼对方有些破旧的衣服,金属质地的商会标志上尽是污垢。

    奴隶砸在手上的投机者,倾家荡产没有一丝回报,只能在奴隶市场大门招揽不懂行的贵族子嗣。

    在帝都原主见多了这种想要一步登天的家伙,他们手里的奴隶基本上都是老弱病残和身患重病的农夫,只怕没走到领地就会折损进半。

    大门哨岗的卫士似乎见多了此等情景,忍不住嘲弄出声:

    “还打算用那个破烂脸小女孩忽悠这位贵族老爷?别人家看见了那个小怪物被吓到,到时候又得揍你一顿,老爷,别信他等会说的话,好几波人都看过他嘴里的魔法苗子,就是个流民罢了”

    魔法苗子?

    张默原本打算尽快甩开这商人,但一听守卫这话,有些提起兴趣。

    欺瞒贵族可是重罪,这商人不会不知道,但从卫士口中对方却三番两次的对来奴隶市场的贵族卖力推销这“魔法苗子”女孩,或许真的有些玄机?

    反正有个人面板能够详细的看清个人天赋,张默不介意多走两步,见识见识这商人口中的“魔法苗子”。

    如果是真的,那可就赚翻了。

    听着卫士这么拆他的台,商人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有些无力的辩解道:

    “那法师老爷可是说过的,那女孩有魔法气息,我才,我才买下她的...”

    但说到最后,他自己都没法解释为何有魔法天赋的女孩接连被这么多贵族看过却还是没能出手。

    “带我去看看”

    张默对垂头丧气的商人说到。

    “我知道大人您不信,可那些奴隶里真的有不错的......您说什么?”

    商人满脸不敢置信,心中疑惑几乎要溢出来。

    一旁的卫士也挑了挑眉,在心里暗道张默蠢货,转过身去便不再关注。

    “又是个听见魔法就走不动道的贵族雏儿,切,那群法师怎么可能放着苗子让你们这群烂到骨子里的家伙玩弄”

    卫士金属面甲下的表情越发嘲弄,想起在奴隶市场看到的人生百态,对贵族的厌恶愈发深切。

    张默扫了一眼转过身的卫士,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浓烈的恶意。

    这种恶意并不针对他,所以张默也并未理会。

    “没错,带我去看看那个女孩”

    对着一脸愕然的商人重复了上一句话,张默将手套取下,放入了存放手帕的口袋里,扣上了扣子。

    如果那个女孩真的被个人面板鉴别出有魔法天赋,那这件事可就有意思了。

    张默眼神中的喜悦一闪而逝。

    一个饱受折磨的年轻女孩,面容被毁,经过数次被人用看牲畜的眼神扫过,然后拒绝,内心的痛苦估计用言语都无法形容。

    张默最喜欢安慰这种问题儿童,一个可能的超凡苗子,无论如何都不应该错过。

    脑海里那些前世粗浅了解过的关于心理的知识或许能派上用场。

    论起对同类的研究,人类可一直都没落下过。

    “是,是的,这位大人,这边走”

    商人看着面容冷淡的张默,冷汗瞬间流了下来,赶忙走在前方带路,不时用手帕擦拭不断湿润的额头。

    刚才这位青年贵族的眼神太过可怕,甚至让他有种亲眼看见恶魔的错觉,仿佛他的灵魂下一秒就会被对方拿捏在手中肆意玩弄。

    他不知道的是,相比恶魔那粗糙暴力的奴隶灵魂,从人性薄弱处逐渐渗透个人意志,如同外科手术一样精准优雅让对方向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不经意间扭曲思维,变得顺从,这样的方法才是最可怕的。

    就如同春风拂面,水到渠成一样,难以防备。

    张默跟在有些发抖的商人身边,身后的沃尔特则更加沉默不言。

    他知道张默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或许是老爷的秘密,又或许是其他什么东西,但身为贵族侍从,他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祈祷事情不向糟糕的方向发展。

    酒馆里的笑骂,没来由的尊重,逐渐稳重的作风,这些场景在沃尔特脑海中飞速闪过,清醒过来,他愕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站在原地不动许久,而前方的张默正一脸微笑的看向他,嘴唇微动。

    “怎么了沃尔特?周围有什么问题吗?”

本文网址:https://www.haokande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49/49849/50326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aokandexiaoshuo.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