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历史小说 > 全周演义 > 第三十七回 王畿内战火纷纷,如胶鬲约冒雨行军

第三十七回 王畿内战火纷纷,如胶鬲约冒雨行军

推荐阅读:憾龙传征服领主全周演义崩坏传记跑路第一人带着MC百倍系统穿万界时空追龙无限世界之进化契合开局咖啡馆搭讪当红女星我,洪荒河神,掌控岁月长河

    话说有探马来报,大军已进入敌军境内,进入荒草茂盛,四周环绕的地带。只见该地方天干物燥,又有大风吹过,方向横扫三师。太师姜尚唯恐有敌军在周师上风方向点火,倘若火势迅速蔓延,再设置车兵骑兵精锐之士埋伏在周师后方,如此部署将会对周师致命打击。太师催促将士们驱马疾行,怎奈周师已经行进数百里路,人马疲乏,请愿休息声不绝,整个军队停滞不前。

    姜尚驻马观看,要在这样的地方驻兵,绝不是什么好地方!他命令部队停下来,命将士架起云梯,飞楼,举高愿望,探查前后情景,不可有丝毫懈怠,若有变化,无论大小都立即禀报,不得有误。”将士领命前去。

    飞楼、云梯很快架起,太师命令精神最好的士兵数人,登上飞楼云梯,观察动静。其他将士暂时歇息。

    夜色渐暮,将士们真的是太累了,需要好好歇息一番,等待前面的还有无数次战役。姜尚难以入眠,他巡视飞楼,提醒守楼兵士定要精神饱满,下面数万将士的安危就掌握在你们手上了。守楼将士高声应允,绝不会放过任何情况。子夜过后,周王姬发不甚放心,他命姜尚陪同,再次登云梯观望,唯恐敌军偷袭。姜尚安排将士轮值,刚刚休息后的将士个个精神饱满,精力充沛。

    周王和姜尚等待轮值完成,目睹将士面貌后才放心返回营寨。

    飞楼上,有哨兵看见远处有火,云梯上,也有兵士看见远处的火光,两人慌忙禀报哨吏,哨吏急急忙忙报于军师和周王。周王闻听,慌忙问军师该如何是好?姜尚闻听,劝周王莫急,他立刻派将士在周师驻扎地后方点火,并让火势蔓延,防止火势侵入营帐。不久,营帐前面的草丛变烧成灰烬,变成空地,无所阻碍。

    姜尚命令各师师长:“若敌军从前方进攻,我方就慢慢后退到空地上,镇守不动。敌人若从后方进攻,他们见到草丛起火,一定会撤退到远处。我军在烧出的空地上,按兵不动。以强弩护卫两翼。再将前后草丛点燃焚烧。去除一切障碍。”一时间平原上浓烟滚滚,覆盖营帐。

    姜尚又命令将士组织四武冲阵,以防敌人入侵空地。甲士徒兵四面排列,在外围,甲士在前,矛戟徒兵在中,强弩在后。辎重战车在内,四面排列,排在强弩徒兵之后。此番部署,无论哪个方向有敌攻击,都不惧怕。在行军过程中,军队还可以缓慢前行,不怕受敌人攻击。

    不出军师所料,周师的西面和北面出现敌人。好在周师有备,阵型严整,杀敌英勇。敌人散乱无形,根本无法与周师匹敌。很快就被打败,死伤无数,剩余将士逃入山林。将士们欲追赶,姜尚鸣金收兵。将士们不愿放弃逃兵,却也不敢违反军令,便悻悻回营。

    周王军师审问俘虏,方知是黎方军队,黎侯为了报西伯戡黎之仇,兴兵前来讨战。可是周师今日之强大数倍于当年,小小黎师不堪一击。闳夭不满姜尚鸣金收兵,便粗声粗气地质问姜尚:“为何不追缴,白白让黎师逃跑了?当年随西伯征伐黎方,西伯仁义,放黎侯归山。没想到黎侯不思感激,竟然与周师为难。待我去把黎方踏平,抓黎侯过来问罪。”军师与周王相视而笑,周王回答道:“我们此番兴兵,旨在消灭殷商王师,闳夭将军不必与这些诸侯私兵族师交战,消耗战力。”

    姜尚说道:“若闳将军与将士们想要立功,那就要立大功,后面与受王交战,多有赫赫战功机会。望闳夭将军与将士们要奋力拼抢。莫要懈怠。”

    将士们皆含羞微笑,抓耳挠腮应声而去。闳夭自觉羞愧,歉意道:“还是大王和军师所想远大,我闳夭真是鼠目寸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闳夭闭上了他那永不停息的嘴。

    周师继续前行,战士们士气高昂,组织严明。

    突然有探马来报,前面出现敌军营垒。姜尚命他退下再探。

    周王问姜尚道:”怎样才能判断敌人营垒的虚实呢?士兵来去的调动情况呢?”

    姜尚回答道:“将帅一定要上知天道,下知地理,中可知人情世故。登高远望,观察敌人的变化,见到他们的营垒就能知道敌人的虚实,观察士兵的一举一动,就能知道敌人的调度安排。”

    姜尚派士兵前往探听,战鼓、金铎的声响如何?探明营垒上飞鸟往来有无惧色?营垒之上是否有尘土飞扬?

    少许,探马来报,说敌军的战鼓没有声音,金铎没有动静,营垒上方多有飞鸟却来去无惧,也没有尘土飞扬。姜尚回答已经知晓,命令探马再探。

    姜尚对周王说道:“这就说明敌军营垒内部空虚,或者是敌人使诈,或者是敌人慌忙逃离,或者是敌人正在调兵遣将,尚未安定。不管哪种情况,我军只要极速起兵,便可以少击众,就能取得胜利。”遂命闳夭,派属下精锐前往攻垒。闳夭应声而去。

    夕阳西下,闳夭前来报喜,营垒已经攻下,我军已经占领营垒。周王称赞,姜尚相对而笑。胜利让周王欣然,却没有让周王放松,他反复思考征战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情况,然后询问姜尚如何应对。姜尚细心解释,直到周王欣然应允。

    夜深人静,周王焦虑,马上周师就要进入殷都来,他不能不考虑周全,知晓姜尚部署。他问军师:“率兵深入敌国境内,我方与敌军各自对峙防守,敌人切断我方粮草的运输路径,又绕到我军后方,我方想要战斗又不能取胜,想要坚守又无法坚持。该怎么办呢?”

    太师姜尚回答:“但凡率兵深入敌国境内,一定要提前仔细观察地形地势,一定要保证方便有利,依靠占林险阻,水泉树木等自然条件安营扎寨。让阵地坚不可破,小心把守关隘桥梁,还要借城邑丘墓之便,这样我方的阵营就坚固。敌军既不能截断我方运输道路,也不能对我方前后包围,”

    周王又问:“我军穿过高山,沼泽和平原时,因为哨兵的失误,我军突然与敌军相遇,此时和敌方交战不可能获胜,守卫又不能持久,敌人到我方两侧攻击,前后包抄我军,全军上下惊恐不定,该怎么办呢?”

    军师姜尚回答:“但凡率兵打仗的方法,应该先排除士兵到远方侦查敌情,在距敌军两百里的地方,了解敌军的确切位置,若是地势对我方不利,就用武冲大战车作为屏障,隔挡在前。再设置两支队伍紧随其后,远的与武冲大战车相聚百里,进的可相距五十里。一旦遇到突发状况,前方和后方的军队可以互相救助,全军就能保持坚不可摧,一定不会有什么伤亡。”

    周王说:“好,就这样安排吧。”

    姜尚随派出探马观察朝歌周围地形、地貌,草木河流,山丘坟墓,及时报告军师,好让军师周王定夺周商对阵地方。

    周王则传令使者,将战书送予殷商宫廷。在殷商时期,交战要有君子协议,诸侯之间作战是必须提前下战书,还要约好交战时间和地点。当年姬昌于黎方与王师交战,就是这样。此番伐商之战,姜尚和周王都不想公开选择偷袭,所以周军一路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抵达朝歌外三百余里。

    不过,周王是王者交战,若一路偷袭至朝歌,就算攻下朝歌,取之不义,定遭天下人耻笑。周王不愿以不义取天下,于是便派出使者前往殷都下战书。

    商庭内,商王子受接到战书,商王便有些着急,他立即派恶来、费仲,召集王师,准备迎战。无奈王师在外,恶来费仲着急战俘、奴隶,加上护卫殷都的军队,约有十七万兵士,商王以为于远道而来的周师相比,临时组建的王师人数众多、又有精兵护卫,定能获胜,消灭周师。

    费仲明白商王心思,他说:“敌军远途劳顿,兵力又远远少于我军,真是送死来了。我军以五敌一,怎么打他们都会输,就算我军士兵吐口水,也能把他们淹死,让他们有来无回。”殷商君臣哈哈大笑,他毫不畏惧周师,以为周师前来送死。

    于是,商王派胶鬲前往鲔水询问周师到达时间和地点,顺便打探周师实情。胶鬲奉命前往,并且在鲔水等候周师。

    周王姬发和军师姜尚率军队抵达鲔水,胶鬲拦住周军,求见周王。周王应允,诏胶鬲进见。胶鬲步入周王帐内,行礼问周王道:“西伯要到什么地方与王师交战?”周王回答到:“到殷邑牧野。”胶鬲又问道:“何时能抵达?”周王回答道:“十五日后,甲子日抵达殷邑牧野。”

    胶鬲得到约战信息,不敢久留,便回朝歌复命。胶鬲曾在寺内与周公签署血誓盟约,周王面对胶鬲,心生感谢,却不便挽留。

    二月的天气,春寒料峭,连续两日阴天,天气变得更加寒冷。士兵们虽然士气不减,却也缩手缩脚,不敢露出棉衣。天公不做美,阴冷过后,便是滂沱大雨,数日不停。周师的高沟壁垒全部损坏,巡查兵士有些懒散懈怠。

    姜尚召集将士告诫大家:“一定要有防备之心,松散懈怠就会失败。倘若敌人夜半来犯,如果全军上下没有任何防备,定会一片混乱,千里征伐将毁于一旦,那该怎么办?”将士们闻听,再不敢懈怠。姜尚仍然不放心,他命令周师士兵,在侦查讯问时,要大声喊话,大声回答。还让内外士兵手拿旌旗相互摇旗呐喊,不可让声音间断,

    于是,周师营内个个精神振作,情绪激昂,喊声不绝如缕。

    士兵巡视一定要面向营外,三千人为一屯,屯间巡视也要互相告诫、相互约束,在各自的位置上各自防守。

    一支子姓诸侯军队借助寒冷与下雨天气,前来偷袭周营。接近周营一看,只见周营戒备森严,喊声阵阵,难以下手攻击,便派小队人马前来营门骂战。南宫适刚要派兵前去迎战,被军师拦住。他让南宫适将人马分成三队,两队人马派出,绕到敌军两翼。剩余的一队人马,观看敌军骂阵,等到他们兵力劳累,喊声低微,便开营门出兵一举击败他们。

    可是,当敌军士兵骂阵劳累,周师小队人马开门迎战时,他们并不迎战,而是转头逃跑。周兵穷追不舍,约莫追了数里,诸侯兵士不再逃跑,而是掉转方向,开始攻击周兵。突然间,敌兵四起,喊杀声阵阵。南宫适知道中了埋伏,他不慌不忙,命令将士列好对阵,不要与敌兵交战,敌兵袭击对阵、要保护好每一个士兵。不久,敌军两翼出现周兵队阵,于是三支周军人马组成的三支队阵一同前进,三面包围敌军。

    敌军不敌,伤亡惨重,敌将命令撤退,南宫适刚要追击,姜尚鸣金收兵。南宫适返回军帐父命。诸侯军队从姜尚安排的队阵后面,逃了出来。这都是姜尚的精心安排,途中遇到诸侯将士袭击,一概不要锱铢必较,不要损失兵将,定要保存实力,等待与王师在殷都牧野决战。

    诺大的豫北平原,平整如水面,一望无际,没有山峦遮挡视野,远处的地平线犹如一条直线,将天地上下隔开。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养育着天下最密的人口,这里是华夏文明的诞生地,这里是华夏民族的骄傲。西土来的兵士们,大多数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平整的土地,从来没有见过天地相隔的地平线。

    阴雨稍歇之后,又开始沥沥拉拉下个不停,豫北大地上特有的胶泥变得格外泥泞,士兵的脚上都粘着数斤重的泥团。行军十分困难。周王不停催促将士冒雨疾行。

    军师姜尚劝周王驻兵歇息,等待大雨歇停,再行进不迟。

    周王不允,他继续催促将士们冒雨疾行。姜尚不解,周王解释道:“我与胶鬲大夫已经约好日期抵达牧野,胶鬲大夫也已经回殷复命。如果我军不能按期到达牧野,胶鬲一定会因为欺君之罪而被杀害。所以,我们一定要按期到达,只有我们按期到达,才能救胶鬲一命。”周王坚守信义救胶鬲之事,让周师上下臣服,一个小小敌军大夫就让周王如此重视,况且你我西土之人呢?后来,周王姬发守信义美名世代传扬。

    预知周师能否按期赶到牧野,胶鬲会否被杀,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网址:https://www.haokande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7/7945/50326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aokandexiaoshuo.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